陵园办公室装修体现出凤凰的高标准

  • 国学礼仪
  • 2020-05-19
  • 2003人已阅读

这篇呼应了《通往地狱的台阶往往是善意铺就的》,记得获得过1976年诺贝尔奖的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曾说过,花自己的钱办自己的事,最为经济;花自己的钱给别人办事,最有效率;花别人的钱给自己办事,最为浪费;花别人的钱为别人办事,最不负责任。美好愿望不等于客观结果——有时候看似无情恰恰是真正的有情,看上去很诱惑的温情却可能是陷阱。世界并不是我们看上去那么黑白分明,容易结论,所以才需要保持终身学习,持续认知升级,保留对世界复杂性的灰度观察。老师做的正是抽丝剥茧地剖析社会之所以如此的发育脉络,认相对正确的世界观找到一个理解接受现实的自洽解释,就已经是行走的力量了!这就是我的收获!今天的思考题,刺激!斯宾塞居然觉得还有比商业更大的慈善,而且还是中国哲学应得而未得的!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自然选择。慈善的本质不是拯救弱者免于自然淘汰的命运,而是在适当帮助弱者的前提下实现全社会的效益最大化——至于慈善能否从根本上改变弱者的命运,这就是后话了。从群体的层次上来说,通过互助增强社会的适应力,这也算是自然选择的结果吧。老子说:“万物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行善之道,同样蕴涵着文明演化的逻辑,是多轮博弈后的优胜解。我猜,这大概就是比商业更大的慈善了吧。熊大,有个问题很想请教。就是,人是不是同时有阳光面和阴暗面?我的理解是,为了人格的平衡(或归零),有了阳光面,就需要有相当的阴沉面来找补,当然一定程度阳光面多一点,这个人就开朗。最近突然明白为什么觉得抗日电视剧都太假,因为他们总是把主旋律的人表现的几乎超级完美,没有任何瑕疵。这就尴尬了,难道他们这的没有动过任何私心吗?如果是因为道德导向的需要那么就可以理解吧。反而是不那么正的一面(比如老蒋),看起来就是有血有肉的立体人物。但有些灵魂导师(比如仁波切或者大师),他们是真的就只有正能量吧?我自己如果过于表现的正能量,就会有用完的时候,那么同样的负能量就会积累爆发。所以,是不是我自己太狭隘看到别人的正能量就觉得他们一定隐藏了负能量,还是说,每个人都有负能量只是他们克制不被你看到而已?有点词不达意,辛苦了!委托代表去施仁慈!这话太精准了。听课过程中我脑子里反复出现就是《老子》,以前提起老子,就是一个躲在荒野的隐士。现在明白了这是一种政治哲学,或者管理方法吧,就跟现在看到墨子就联想到《利维坦》,呵呵,一句话,想多了就老师的课来说,您上的是特色土豆丝也好,还是标准化的薯条也好,对我这样饿极了的人都无所谓,怎么讲都好,天天有饭吃,还都是硬菜,没意见『济贫,济贫,越济越贫』救济和慈善,原本出于人们微薄的同情心,这份同情心可能仅仅限于“目之所及”,我看到了,我听到了,这让我过意不去,那我就出点微薄之力。《济贫法》的出台,其实等着它的就剩下“事与愿违”,越济越贫。原本出于微薄的同情心所行使得救济,现在变成了义务,对于施救者和被救者来说,他们之间原本的你情我愿,变成了各自不情不愿,要多别扭有多别扭。跟在农夫后边拾麦穗的寡妇,这样的情景从原本的各取所需的自洽(农夫的同情心得以实施,寡妇的生存得以满足),变成了似《武状元苏乞儿》里面的“奉旨乞讨”一样的情景,那“乞讨者”只会越来越多,救济者只会“有多远跑多远”,没有了温情,只有怒目相视。好了,回到今天的思考题:斯宾塞认为的最大慈善是什么?顺其自然吧,只要社会这个群体在,互助互惠就会存在,与其强制执行,不如放任自流。就像治水,堵不如疏,只需要让社会自然发展,就像大江大河的水一定会流到小河沟一样,社会中的那些“富”者,也会给予“贫”者帮助,慈善就是这样自发自愿的。一个所谓的慈善组织花大家的钱让自己戴上了“慈目面善”的面具,还被大家恭维感恩,实在很难理解。你花我的钱去施善别人,行善该获得的一点点心里慰藉和满足感都被你剥脱一点不剩,受助者也不会感恩我。因为施善者主体是个想象的组织,只能让施善的具体执行者享受一丝道德的满足快感,请问我还应该继续从善吗?商业就是最好的慈善,作为商业秩序的管理者,你怎么可以通过多收管理费然后以你的名义布施出去赚“收益”?这是奴役,怎能被叫成“慈善”和“道德”呢?思考题好难,大胆进一步思考,难道奴役才是最大的慈善?(只是不想交白卷)。自由与自发才是最大的慈善。世间万物万象都有其自有的规律,我们要做的是管住自己的手,关牢自己的控制欲,让他们自由、自发地运行,这就是最大的慈善。在克鲁泡特金看来,慈善的内在运行规律是“互助法则”,“互助法则”是人类社会的基本法则,不需要外来的任何干涉与指导,人就会自发自愿地同情和接济弱者、穷者,这样的自发自愿不仅高效,也有助于提升人的道德和整个社会的道德。我认为最大的慈善应该是社会中每个人都有自由且平等的意识吧 社会中人人追求自己的最大幸福感 并不以妨害他人的幸福为前提 为了自身的幸福做最大的努力 这样斯克鲁奇也不必为拒绝了两位求助的绅士而感到惭愧 富人们也不会对强制慈善感到厌恶 至于斯宾塞认为的慈善我认为应该与自由进化 优胜劣汰相关 但还没有明确的想法 期待老师明天的解答吧在我看来,每个人尽力做好利己不损人的事情就是最大的慈善。坑蒙拐骗的事情不是我做的,杀人放火的孩子不是我教育出来的,如果人人都能做到,世界大同可望。孟子说杨朱曾说:“拔一毛而利天下,不为也。”仔细推想他的逻辑其实是非常有道理的。斯宾塞不是也持同样观点吧?我有个大胆的想法,或许“自私”才是斯宾塞认同的最大慈善。一开始我也想到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毕竟斯宾塞受到拉马克进化理论的影响。但这不正与道家,老子强调的无为,顺其自然理念相通么!都是强调自然选择的重要性,顺应天意才是王道。这不就与熊老师所说的中国传统哲学应该得出而没有得出相矛盾么! 所以细想下去,“自私”冒了出来。正是“自私”,让人类学着妥协,合作,让人类能够团结不同利益的人朝一个目标奋斗。“自私”不会像“无私”一样,站在道德高点去绑架别人。这样,每个怀揣“自私”目的的人,他都是幸福的,他是在为自己,为自己的家人工作,谋取福利,这难道不是最大的慈善么?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或许是人类的“自私”,推动了社会的繁荣富强。我觉得最大的慈善是所有的孩子都有学习渔的途径和方式,这是一个交易问题,双方都有获益,而且那些个人也可以培养自己的人,这是一种长期投资。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有机会过上好的生活,如果没过上,很可能是自己的不努力,因为每个人都有途径来通过自己的双手去创造属于自己的财富的。我觉得斯宾塞的答案是,慈善就是每个人都冷漠的对待身边的一切。如果一个人有难了,这个时候也可以完全自己解决,因为有保险,一个人生活不能自理了,那也是有福利的,在他看来,就算只有一个人过,没有亲人,靠着市场的规律,照样能够活得很好。只要努力赚钱就好了,买一些保险什么的来抵抗风险。正如物理化学我们需要遵循客观规律,同样的政治经济也需要遵循人性规律。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关于政策制度的制定我们必须去体察人性,不能光凭一腔好心好愿,人不好不坏有理智,用我们的理智去制定一套激励向善模型,在这个模型里大家的善良会被激发出来,进行循环,而不是强制性的要求人心向善,没人任何东西能战胜社会集合人的本性。斯宾塞认为最大的慈善可能是自然选择,他信奉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加干涉任其发展终究会晒选出最适合社会发展社会进步的人,发展出最适合社会进步的体制,这些人会很巧合的具备类似的价值观,由他们主导社会进展可能是对最大多数人的福利。没有最完美的选择,总是只能在好与更好中做出更对的选项,让所有人幸福安康显然不可能,我们只能追求利益幸福最大化,但这种最大化不一定是最多化,里面还是蕴含着残酷竞争,但这可能是最优的选项了。不过很矛盾的一点是人都有意识,有自己私欲,人总是被规则筛选出来成为强者然后又去制定新的规则,总是在不断的动态变化中,正如今天我们意识到慈善法可能不慈善,但如果没有慈善法我们怎么能有这种认识呢?现在慈善事业也没找到好办法,前几年听过一个关于扶贫的会,首先他们就否定了经济学家认为有效的办法——直接给钱——穷人才知道自己最想要什么,认为那样事实证明培养懒人,很快花光还要,不给就心生怨恨。确实,经济学家把每个人看成了一种“真空态”下“平均的理性人”。他们提倡要教他们一门手艺、为他们开辟一个产业才是致富之道,我就想问,但什么手艺呢?强制执行吗?这不和几百年前强制劳动不一样吗?再看,事与愿违的是,每当去为某个偏远山村打造一个产业,最终获利的是少数人,人们最不能见的就是身边人比自己厉害……难得出现大家都富了的情况,结果是大家都搬到相对好的城镇去了,买大房子享受现代化生活了,那个产业也就没人管了……商业是最大的慈善,总感觉哪里有问题,又无从反驳,对于宏观社会是对的,但对于个体来说,比如一个残疾人无论是思想还是身体残疾,无法参与到商业活动,自然就无法享受商业代理的成果。当然周边的人都富裕了他得到施舍的机会会加大,但他与别人的距离会更大,落差感也更强!斯宾塞的慈善应该理解为各得其所,各安天命,有强大的鳄鱼,也就有帮它剔牙的鸟,狼狈组合就是对各自的补充,而它们吃剩的肉是秃鹫老鹰各类微生物的的口粮。恪守周礼会让社会上每个人清晰地找到自己的定位,即使你的工作是天天捡垃圾,但富人的浪费就是对一个无能力的人都最大慈善。我认为所谓最大的慈善应该是给每一个人的平等竞争的机会,比如说出生在一个山区的贫困家庭和出生在城市的富裕家庭都应该享有同等的机会去提升自我,并且获得社会阶级的提高。这与今天所谈到的斯宾塞的观点似乎有所冲突,如果按照用进废退的说法来思考的话,他可能是认为我们应该鼓励自由的竞争,以此来提高整体的社会水平。但是我想这样也存在一个问题,如果按照他的说法,那么社会的人口应该会比现在的要少,社会分化现象严重,人口的平均素质可能也不如现在的,所以社会整体发展水平真的会比现在高吗?慈善让人冷漠,倒不如说是绑架让人反感。而这种绑架给人的感觉就是,自己还是个孩子,没有独立自主的判断力,没有慈善之心,不仅需要别人教,还是每天定点定时强迫教。就像是强迫给一个手脚正常的成年人喂饭,手脚反而绑起来,给吃的也是不喜欢的,你不吃,把头转过去别人再给你打回来。而有么有其他的慈善之路呢?肯定有的,好不好,那就试试吧。可是这个知识给假设就被否定了,根本不考虑能不能证伪。就是我是好的,其他都坏,为什么,不给原因只需住嘴。说起慈善,我就想起高调做慈善的陈光标,每一次捐钱都在大肆炒作,很多接受捐助的人并不开心,或许这就是慈善让人冷漠的例子。  说说今天的问题:斯宾塞认为的慈善是什么?  斯宾塞认为的慈善应该是顺其自然(说得难听点就是一句话“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就是在自然的法则和人心下去做出民众们认为对的事情。很期待明天熊老师的回答。(第一次写留言,有点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