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源起与发展

  • 公墓新闻
  • 2022-03-17
  • 375人已阅读

晚年入西方金运,扶起官格成伤官言,合主办幼儿园起家,红尖火,远近闻名,现在已有几所分校了。婚姻呢,至今还没有任何离婚的迹象,学人注:黄先生在这里举了四个命例,目的就是说明春木见火,未必怕见官,甚至喜官。他对命例的分析有没有道理呢?我们来看看:干辰(礼都尚书其昌)个八字,鄙人困感始是怎么也看不出命主为什么是个那么大的什么原因呢?为木,或说这是(滴天》里所说的“强众敌寡”的,但年上的己土之寡并没有去啊,它一直都在晦丙火之丙遇之则为浮云日),其贵气从何面昌”的资料,发现他并不是出生于己卯年,而是乙卯年1以下引用百度百科5的内容:【蓝其昌555一1636年),字玄率,号思白,又号香光士,汉族,华亭官至礼书,本文“华亭派”的主要代表。明万历十六年(1588年)进士,其精于书画签,收藏很多名家作品,在书画理论方面论多,其“南北京”的画论对晚明以后的画坛影响深:工书法,自于中之对后世求先后生的效果,拙中带秀,体现出文人创作中平天真的个性,加之饱当时书法影利覆大。其书画创作讲求追摹古人,但并不泥古不化,在笔的运用上道显赫的政治地位,其书画风格名重当世,并成为明代艺坛的主流,着有(禅室随笔)、《容台集》、《画旨》等文集。】(按:1555年是明·嘉靖34年,岁建乙卯。)干甲丙甲内申寅辰寅(明朝宰相靳贵)九周岁多180天起运·每逢壬丁年六月交脱.71-子平月命法钥【上】304050己庚辛庚午巳午未二月二十日寅时,卒于武宗正德十五年,年五十七岁。治三年(公元一四九0【按:斩贵,字充遂,号成庵,丹徒人。生于明·天顺(英宗)八年农历十佩佩正言,略无顾总,居家俭约,尝作师检堂以示子孙。卒,道文信。贵所作诗年庚戌岁)进士,授编修,官至武英殿大学士。性简重静默,不轻否。及立朝,文,大半为应俗之作。有戒电文集二十卷,(四库总目》行于世。】名来所以能费为率相的真正原因,黄先生的解释明显不合理,也很强并没有把本质说明白,其实此造也是个很明显的“强众改真”的结构:木火为众土金为寡,辰土之寡坐于甲下,已被控制:中金之寡是靠寅申冲而得以丢2且说寅申冲是金克木,但寅为月令,而且寅上坐丙乃是带,又月时伏完全可将申金控制。甲木移于申上,可得年上被控制的申官相的真正原因,丁卯运,辛丑年,辛官被制,又被丙火合得的应期,故中进士。辛未运,辛金合绊丙火,甲、寅术破了格局,庚辰年庚金透出,辰土出现,我试制而无制之物战动,故死。干甲图申南宋权臣A、一网少多180天起Z年八月T 辰32一辛未0一庚午38【按:史弥远,字同叔,明州耶具人生于南宋·隆兴(孝宗)二年农历正星古:公上职业2家,生命的每一个细胞都没透看“政治”、淳熙六年十六岁补承事郎开始进入官场,到绍定六年十岁在左丞相位置上去世,期间长达五十四年之久,这在南宋历史上可能是绝仅有的。】此造与上造有类似之处,都是以木火之众去金之寡的结构,不同的是,靳贵的八字是以甲木移于电上而得言的,而史弥远的八字是通过年时的已肆合,将申前合为我用。史造官杀混杂。但辛杀得丙去之而清(其实是既得申官,又得辛杀,故为两朝元老):内火与巳火才是这个八字最有用、最关键的字,这跟沈前辈所说井无矛盾,木火通明,是才华洋溢的象,所以史丞相不但一生做官,悉心用国,几乎没有其它什么嗜好,而且还着有《三祖七世仙源类谱》、《高宗宝训》、《皇帝玉蝶)、《会要》、《皇帝会要》、《孝宗宝训》、《三祖七世宗藩庆系录》等书。不过他很少有诗文留下来,这在文学风气很浓的宋代是相当特别的,可以说宋代的言员尤其是中、高级官员,大都能舞墨弄文,吟出几句诗来的,而他却与众不同。癸西运,癸巳年,癸水透干困丙,巳酉半合金局,官杀无制,格局已破,寿星道損,所以止寿于此,坤甲内乙坤果色午寅巳这个八字可能会令许多命理研究者大跌眼镜,如此明显的伤官见官、亡劫刑穿的女命竟然“至今还没有任何离婚的迹象”,黄先生在文中对此的解释是“因看进有个大线、事坏在的已士中,不相没有是其雕出以主才失责了印所代表的一切东,没有这个调候的两火,命主该多好啊!由此可见、金水伤言是不一样在上与井又进存在,(海子金与(神在理论上与开栏又格还存在有才用:书上都明文规定:“庚日时润下,王癸已午之方”:“其意即为,庚金日元迹中子辰三合水局的八字,叫井档什格不利见亡、行官。这不是与金水伤官见言之说相互矛盾吗?4栏又格就不需要调候了吗?供若川栏格见了官屋又会怎样附?沈氏在(子平真诠论杂格)一文中门“有井栏成格-----进丙丁、有已车,以现有财官,而无待于冲,乃非。这就是说,金水伤言一旦见了官呈,则不再以井栏格,从破了井的角度来说,会水伤不喜见官!当然、破了井栏,还同会构成伤官系格,这时的金水伤官就喜欢见言星了,只不过其它的木火伤言、土金伤官、水木伤官等,就都喜见官星了。学人注:黄先生所举的三个例子,有的其真实性值得怀疑有的其分析解释并不太合理于戊甲辛辛A子子即这个是黄先生所说的“读书出众,学业有成,事业顺遵,官升厅级”的命例。以影人日前的水平功力,是没为判斯此命乃是大命的,因为鄙人认为此造当是天不覆地不载上下之情。内外之气不和的结构,子月辛金透甲,是为食神生财。只可甲财无(有乙木而无甲木,只能作为甲的刃、帝旺,非其根能归我所用年月日时的子卯刑,则是无情之生,是内外之气不和木坐子,双子相并试吟,甲木有被源的危险,此为地不载:甲木克皮士“去少”,但是否就能“得印”呢?甲与戊同属无根源之他物与我得印”天纸然甲木能够去戊之印,但我却不能得其印啊!“去印名调,有其道理,但也有其使用的条件,而此进不总结起来,这个八字;不透,水光、因为组合的关系,金与子水没有直接相生的关系(成格之字土与金无,水与无,因为子水刑甲,木不得水之益反受其害;所以,人对此八字仍有存疑,土被甲木克制,不能制水,也不能生金。李此造原出于任铁(天用微)的(顺局)一节,其原文为!年入许,甲实贡出杜率,乙送仕路顺邃,丙最请误,至年土克水面:“辛金生于孟务,机,黑天千透事金,而地支临绝,格联从儿,让书过目成通:号于请·38年(公元1773年),而其所著的《用微》成书于1848年任氏的分乎有理,这个八字的真实性、准确性却大有疑间1任铁槐氏出生子鹅周合光上前后,那么这个八字的“壬子”年,当为任氏出生后的1792年成任氏出生前的!732年,查(万年历)可知,无论是1792年还是1732年,在辛亥月令中皆无“辛卯”日!那么这个八字的真实性是否值得怀疑呢?而任氏所说的命主“读书过目成通,早年入洋,甲寅拨贡出仕县,乙卯运仕路顺,丙展误,至戌年旺土克水而殁”是否可信呢?坤己丙辛亥子卯卯卯利子也是大病,乃是财印双独的八字,故不富不贵。月日时三控情,罪化其实这个八字当以化气格看(丙辛化水),年上己土是最大的果日时双为他物,夫宫又不稳定,所以婚姻不利,黄先生将月干之丙当成“碱格的说“坏事就坏在这个丙火上”,不对。于-需方贵的展中有毛但井不是“破格”的意思。原文:春木逢火,则为木为通明,而夏木不作此论:秋金水则为金水:新会本作,有,用不同色:明,不会成水局,天干透丁,以为官星,只要壬癸不透露干头,便为责格,与食神伤官喜见官之说同论,亦调之道也。但是,生于夏天(巳午月)的木则不作此论,因为那是木火食伤格:金日元生于解速:木日元生于窗卯(辰月则限公杰,存木.则成水火透明格。申酉月(戌月则须会金局),有水满,则成金术相格,而金日元生于亥子月则不作此论,因为那是金水食伤格:/月令是季节,主率八字五行同样是木多木睡身吐秀光用品伤官格,这!气旺面取用定格的法则。木日元生于寅卯月的木火透明格,是不利见之则破格:但是金日元生于申酉月的金水相涵格,见到官星就无妨盲喜见官同论,假如庚金日元生于中月,地支合子会局成水局,天干透了盲星,只要没有壬癸水透干克此丁火,便是责格、与金水伤见官网论,这也是的方法学人注:“春木逢火”如春树开花:“秋金遇水”如剑得淬(秋金是经过性就是《滴天》里所说的“上下贵乎情协”、“左右贵于志网”氏在此通过木火通明格不可见盲屋的命理、来进一步强调调很的重要性。那么我们不妨再看看木火透明格是否不可见宜屋。1礼部尚书董其昌:己卯丙寅乙卯庚辰:明朝率和贵:甲巾丙寅甲辰丙寅:事业有成黄老师:甲年内乙巳庚辰,董尚书之向支会木局,干透丙火,单从命局上看已构成木大透明格、但是大运进行,全是丙火的死绝之地,自然就不能木火透明了。好在命时柱有庚金官A8CA8.出身说”的一切原委,此事风风声酒,人言喷喷,领时大为紧为著书人就在他的暮之给了雪芹,让他赶紧托故离耶的后人,诗给了的片,则收职,潜退的曹雪芹,则收拾行装有力,多方称情代,设法事过生财至稂成大案.没有力,多方弥斤,设法事康三十四年Z.与先生所说的辛已年生不,血疑,不予分析。5)杀人死四王其人命:子壬辛巳丁,4)广西通托学鹏命:TE王辛已丁:两个命造除了年柱有异之外,其余三样一字不命年柱多了一个E 也就是多了一个成士印星(中霞皮,这料构成了伤官配印的贵格,加之运为戌、己、成,印星透出制伤官,故命主学而优则仕,官至巡抚。A王命则只有日支一个E火,大遥又与命相反,商运则已相穿,皮土印】遭到克。鼓命主学业不,而且财星坏印,提示会因钱财或女色而招灾。流年達王中,寅巳中三刑,巳中合水,中星被岗底破环,命主于该年冲冠一怒为红颜惹下了杀人命案,嘎然终止了将将开出的生命列车,比较是医治精涂的良药,通过对上面几个命例的对比分析,我们就能得出达样的结论:调候的作用并不是非常重要的,至少还没有重要到可以作为“调候用才喜见官星,即使是金水伤宜也不例并。神”的地步,最重要的还是格局的高低成败凡是伤官格,只有当印星为相神时,已火,也就是多了一个戊士印星(中藏戊),这样就构成了伤官配印的贵格,学人注:丁已造,之所以能言抚,并不是黄先生所说的“年柱多了一个加之大运为、己\皮,印选出制伤宜”,戊土印星暗藏,如何配伤官?“有七杀相并,金日于来说,是于教应,年月丁壬合,伤官将七杀合绊;月时壬丁合,将时上过的,当然是大官.的七杀合走,这就是教应:丰金自官星,巳半合也说明日主要的是官,而不:官杂的于子水的出现而变清,所以为贵。日支巳言是从年支:但用育来在日双子共物已官(暗合动),官星得而复失,官杀均伤,导致命主目无法纪,犯下杀人大案。雨人合,年月伏跨的伤官,水气过重,丁壬之合虽然也将时上的七杀合伤官用财,即为秀气,面用之夏木,贵而不甚秀,燥土不甚灵秀也。官用,时可用,而用之夏木,其秀百倍。火济水,水济火也·创音用影:为典:之冬水、小富,亦多不贵,冻水不能生木也。仿复大,因为水火,是本利用,伤毒用定格,若是木日元生子复天(火月)设啊,伤官格是财,本是秀气之路,但石是木日生典官格。那就:本有限会日元生天有罗售格,就不会伤官格達就不会有什财星形同盛格,那就是-67.子平格局命法元钥【上】贵而不太秀气的命了,为什么呢?因为夏天的土属于燥土,燥土不生万物,所以虽贵而不秀。沈氏的意思是说,在所有伤官格里只有木火伤官格的秀气最大。其实,这很难与其它伤官格进行对比。因为这“秀气”二字就跟“美丽”二字一样,是一种很难统一的感觉。有人看到林青霞的美脸蛋,惊讶得连下巴都快“哇”掉,而有的人则只会说“一般般嘛”学人注:沈前辈在这里所说的“秀”,主要是指性格、学识,不是专指外貌。同样都是伤官,但由于伤官所属的五行性质不同,所体现的信息之象当然就有很大的区别,沈先生在这段文字里说的,是结合了五行原象的,是不可忽视的,黄先生的“解读”乃其一家之言,不足为训。就以伤官分五行而言:童年时容易受伤;震木为动,故易精神异常、好动儿、躁郁症。水木伤官—水润木生,故文华出众:木盛水缩,水五行为小,为少年,故木火伤官——火逢木则燃,主性燥有急智,粗暴,目中无人;来得快,也去得快。火土伤官——火盛则土硬,故自尊心强,不服输,与人格格不入,吐词成章、出口成“脏”。大命伤官一为包容,金为华贵,主和谐从容,高贵:信义.金水伤官——金见水则易沉,“金水多情,贪花恋酒”,易耽酒色,容易产生色情纠纷、感情问题:智能型犯非.A那么为什么沈前辈认为夏木用水的伤官佩印格是“其秀百倍”呢?壬——一甲一丁:豪情结合聪慧,使其成仁。——一甲-—-丁:睿智抑制傲气,使其成功壬——-乙——丙:理智控制激情。使其成材。一—丙:睿智引导辩智,使其成器。至于冬金用木的伤官生财,除了沈前辈所说的“冻水不生木”的原因外,还有金沉于水,难以取木得财的缘故。夏木用土的伤官生财,沈前辈说的“燥土不甚灵秀”,意思旨在说明命主要用的财星,其质量不太优秀,若有一点水使土滋润一点,那么这个用神就得以“优化”了。至于他说金水伤官生财格,因为冻水不生木,所以那样的命都不会当大官。这话我看有点儿靠不。因为富贵程度的大小,取决于格局的成败高低,而不在(于有无调候之字,不信我们就再看三个命例:1某男命:戊子甲子辛卯辛卯;2)某男命:壬子辛亥辛卯辛卯;3)某女命:己亥丙子辛卯辛卯。则有丙火调候。按说冻水不生木,男命就要比女命差一些。然而现实却刚好相反,。这三个命造均属于金水伤官生财的格局,区别是两个男命无火调候,而女命的巳火),命主官升厅级。第一个男命读书出众,学业有成,事业顺遂。己巳大运乙亥流年(亥水冲去调候年入泮,甲寅拔贡出任县宰,乙卯运仕路顺遂,丙辰佳误,至戌年明土克水而殁。”第二个男命是《漓天》一书上的命例,任铁说命主“读书过目成诵,早中箭落马,连老命都赔进去了。看看,前面无火调候的大运,命主是一帆风顺,一到有丙火调候的时候了,反而第三个女命呢,无学业,无工作,中年没有了丈夫,穷得连饭也没有吃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