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和地支哪个更重要

  • 公墓新闻
  • 2022-03-23
  • 339人已阅读

胎者,王庚成丙甲压庚两甲王仪甲文两甲辛己丁Z辛己TZ车己TZ己T2午辰阴阳顺速生旺死绝之西任庚丙甲庚皮肉凭养辛己TZ 因生辛己TZ 养衰:卯壬庚皮丙甲死胎败美皮两甲裹慕州辛己TZ 生地病捌己TZ度冠养寅支帅死旺生区王庚皮内任成内甲皮风甲王庚甲地生基券动助地1婴早己Z贝事已TZ没TZ82T2拍死生对后之气面结聚成胎也。养者,如人养母也,自是面后,长生循环无端臭。注:文基明,每年三百六十日,以五行分配之,各得七十二日,木旺于春,古六十日(甲乙各半),长生九日,慕库三日,合七十二日,土旺四季,辰浅门来各十八日,夯为七十二日,寅中甲木官,丙戊长生,故所人元,为甲丙,者,春木专旺之地,放称帝旺,带着,主率也,《易》言“帝也乎震”,言木主率之方,无他气分占,放专藏乙,辰者,木之余气,水之嘉地,而土之本气也,藏成乙势(为阳土,超藏广:丑未阴土,放藏己),称为杂气,杂着,土旺之地,杂以乙癸,而乙癸又各不相谍,非如长生标旺之为时令之序也。春令如是,余可类推,放育申已亥,称为四生(办是四禄)之地:子午卯西,为9附水面生,生于中,禄于、静在巳,有火,旺而可用:在中、土居中央,寄于四刷(参干支方位配图),附大而生,生于、揉于已。店浮,力量而无可用,放仪言两戊生,不言壬皮生中。五行阴用联生表子平格用命法元朝【上】分出、改进、M会等含义生入,则有接受、喂收、成长、被保护、被输入、曼、创造、受、、传、所来之处等含义。生与克。国人立场、判断志度不同,或感受不同,那么所下的定义也就有别。原文:然以五行而快论之,则水木相生,金木相克。以五行之阴阳面分配之,则生克之中,又有异同。此所以水同生木,而印有偏正:金克木,而局有言采也中线之中,偏正相似,生克之,可置勿论;而相克之内,一录,家系判然,其理不可不细详也。解读:的来说,是水木相生,金木相克的。但如果就五行的明阳言,则生克之一典区别,五行以生者为印授,以克者为官杀,但同是水生木:却有正印与之不同,同是金克木,却有正官与七杀之分。印绶的偏正区别不大勿论可是官星的偏正就大不一样,一个是正言,一个是七录,正官是吉七杀是四神,正官要保护,七杀要制约,二者的特性几乎光全相反。其中的适理是不可不仔细弄明白的。学人注:同理,相克也有克出、克入之别,克出,有使用、指挥、命令、运用、控制、限制、束缚、迷恋、执着、操作、待、打击、进攻、得到某事物等含义。克入,即被克之意,有被压制、被强道、被打击、被负、被限制、被控制、受碍、挂折、破灭、涛懂、受指使、被、受束缚、板告、受便、被攻击等含义。原文:即以甲乙庚辛言之,甲者,阳木也,木之生气也:乙者,阴木也,亡。木之生气,木之形质也。庚者,阳金也,秋天肃杀之气也:辛者,阴金也,人间五金之质又以丙丁庚辛寄于木面行于天,故逢秋天为官,而乙则反是,庚官而辛杀也。秋天肃杀之融和之气也:丁者,阴火也,薪传之火也。以两为官也。间之金,不畏阳和,此庚以内为杀,而辛之火而立化,此所以辛以丁而肃杀之气,不便新传之火。宜世即此以推而余者可知矣。解读:新天干来说吧。甲为阳木,是木的生气:乙为阴木,是木的形质。秋天的肃杀之甲木的生气逢秋天肃气:辛为阴金,代表人间形质之金属,就是杀了个天干内论,丙为阳火。气则受到节制,故为官,而乙木则的形质之为天地之间流行的融和之气:和人间的形质之之气辛金秋天的肃杀之气庚金,碰到丙火这种阳7火盈逢辛软性”之说,放庚金要以丙火为杀,而辛金则以丙火为官。就不怕碰到丙火,丙辛合面化水,故L同的形质之金辛金呢,碰到丁火这形质之火,反而容易被销熔,而庚金这肃杀气,则不怕丁火立凡间之火,因此,辛金见丁火为杀,而庚金见丁火则为言。道理就在这里。明白了这木与金,火与金的生克关系,其余五行的生克关系也就可以照此类推了,学人注:阿是木以金为官,甲见辛官与乙见庚官的含义有别:同是木以金为精细入微,则要在细节下功夫。,甲见庚杀与乙见辛承的含义也不同,其它天干同理。我们学习命理,要做到吃卷二(子平真诠》基础诸论注解原著:清·沈术原注:民国·徐乐吾评注:学人本文由“终南命理研究网”原创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一、论阴阳生死原文,五行干支之说,已评论于干支、干动而不息,支静而有常,以每干流行于十二支之月,面生旺基绝系。金因,土死:《太平脚览·五行体旺论)日;立春旺,相,翼,离没、坤徐注:生旺嘉绝之说,由来基古。(淮南子)日:春令木壮,水老,火生,死,兑四,干度,坎体云云(评见《命理导源》不费)、名词有异,而其意则不珠,后世以十二支配八卦,而定为长生沐浴十二位之次序(见下医说),▲为术家之说,而合于天地之自然,语虽证、含义至精,究五行阴阳者,莫外此也,学人注:“生旺基绝”在这里主要的是十干在十二月令中所处的状态,每一种状态都代表着许多含义,并不单纯是的论旺衰的依据。于平周命法元啊【】于格局命元谓“铁打的江山,流水的营盘"嘛,北京的市长可以像走马灯似的换,但北京市还是老地盘啊。以气而论,甲木是要旺于乙木的,然而以质而论,乙木反而比甲木更坚实,这是因为甲木是气,而乙木是质啊,一般的命理书籍则认为,甲木是参天大树,体质坚固,需要予以听削,而乙木则是弱质嫩苗,不可伤克。这就是不明白阴阳的道理了。学人注:《千里马》有云:“喜生而逢生,贵而塔断:爱克而值克,吉亦可言”,阳于喜克,但衰之又衰,克之则气灭,阴于喜生,但盛之又盛,其有余亦利。所谓“秋金锐锐为奇,冬水汪汪为美,之剥之为吉,生我扶我为忌”是也。原文:以木类推,余者可知,惟土为木火金水冲气。故寄旺于四时,面明阳气质之理,亦同此论,欲学命者,必须先知干支之说,然后可以入门,解读:前面说的是甲乙寅卯木,其余的丙丁已午火,庚辛申百金,王癸亥子水,它们各自干支之间的关系和木的道理是一样的。只有土有点区别:它里面含有金木水火土的杂气,天下何处无土啊?所以土不专旺于一方,而是寄旺于四时之末,即春夏秋冬的最末一个月,但是土的阴阳气质的道理,与金木水火还是一样的。要想学习子平命理的人,必须要先明白干支之间的关系,弄清楚气质的特性,然后才可以入命学之门啊,干支生克的一般规则为:1、干与干可以相互生克:2、支与支可以相互生克:3、干与支可以相互生克,无论是同柱干支还是异柱千支,异柱之间的生克常常会因中间的阻力太大而有心无力,《四言独步》云:“八月官星,大忌卯丁,意即甲木生于月的正官格,最怕卯冲画,丁克。这就是干可以克支的明证。4、在干支发生生克制化,合冲刑害时,要以生合为先,冲克刑害为后。这叫“贪生贪合,刑冲克害皆忘”,就是说生合舵解除一切刑冲克害,而冲则能解合(参见“论刑冲会合解法”),举例说明如下言财日癸辛丙飘西辰伤己亥先看天于·爱水可以克丙火,虽然中间隔着辛金,但是金是生水的,所以癸水就更能克丙火了,辛金生癸水是没问题的。己土也可以生辛金,为啥呢?因为中间的丙火是生己土的,不能阻挡己土生辛金。如果将丙火换成甲乙木,那己土就难以越过木而去生辛金了,已土能够克癸水吗?能,那么远还能克吗?中间不是有辛金通关吗?因为癸水之根在亥,而己土盖头克亥水,断了癸水的根,所以已土能够克癸水,本来此命为财旺生官格,只因这己土将亥水盖头一克,命局便呈现了去官就食之意,所以成了财喜食生格,故面命主巨富不贵。再看地支。卯木冲酉金,因辰百一合,便解了卯酉之冲。辰土是克亥水的,也因反百一合,辰土便贪生贪合而不去克亥水。至于辰酉之合是不是将辰土也合化成了金呢,不会的。因为己土以辰土为根,辰土以己土为表,所以不会合化为最后看看于与支。癸水可以生卯木,卯木也可以泄癸水。卯木可以生丙火,个文日。而印星又为母来,弱了便不能多生育,所以命主没有兄弟妹。辛金可只因百金阳,基加已十去七八,代表文章的印星无力,所以命主无缘读书,是克亥水,烹水本来是可以克丙火的,只因有已土盖头便失去了克火之力。以庇护酉金,西金可以支撑辛金,丙火可以生土,辰土可以泄丙火,己土可以其余八字干支的生克关系均可仿此类推。学人注:那人认为,黄先生在解读本段时犯了常识性错误,黄先生说“干与也。干可以相互生克”,没错,因为天干为动,动则有生克,“阳干动且强”之理是“支与支可以相互生克”,则来必,由于“阴支静且专”,若无冲合刑穿嘉起来了。破等特殊联系,它们之间是不会有直接生克关系的,除李由组合的关系便它们动“干与支可以相互生克,无论是同柱干支还是异桂干支”更谣,异柱干支间若无特殊联系,则无感应,无感应则无生克之理。至于《四言独步》所说的那句话,其本来的意思指的是甲生酉月,丁卯时则为破格,若百中辛透,则丁伤直接克辛官,若不透辛,卯冲真也是对官星的排斥,岁逢辛则有件,并不是丁火直接克到了西官。“在干支发生生克制化、合冲刑害时,要以生合为先,冲克刑害为后”一语亦不正确。《滴天髓》云:“支神皆以冲为重,刑与穿分动不动”,说明地支的冲是优先的生克关系。其实干支的生克关系。是以冲合为先,刑穿为后,其它的生克再后。十八、论阳生克原文:四时之运,相生而成,放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复生木,即相生之序,循环选远,时行不匮。然而有生又必有克,生真不克,则四时亦不成矣,克者,所以节而止之,使之收效,以为发淮之机,散曰“天地节而四时成”,即以木论,木盛于夏,杀于秋,杀者,使发于外者藏收内,是杀正所以为生,大易以收剑为性情之实,以兑为万物所说,至战言乎!譬如人之养生,固以饮食为生,然使时时饮食,而不使稍饥以待将来,人寿其能久乎?是以四时之运,生与克同用,克与生同功。解读:春夏秋冬四时之气的运行,既是相生面成的,也是相克面成的。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又生木,这是相生的服序,五行生生不息。永无穷尽。然而有生则必有克,正如有阴就必有阳,如果只有生而没有克,那么生机就会熄灭,四时则不成。克的作用,就是对生气的节制,使之收效。这样才能蕴育下一轮生机,所以《易经》上说“天地节而四时成”啊。就拿木来说,木在夏天旺盛到了模点,进入秋天就会开始衰,这衰散实际上是一种节制,也叫克。有了这种克,就能使木的生气内效,为菌育下一轮生机而作准备,这种克其实也就是生。《易经》以收敛为性情之实,以兑(代表秋天)为万物之所需,这天不吃难下,但是如是一天吃个不松劲,不让肠胃体息片刻,哪人还能长寿吗?是说得非常王确的哥!好比人之养生,饮食固线不可或缺,一天不吃饿的情,三虚与实,出与纳。阴与阳的作用是相等的一样,因此啊,生与克的作用是同等重要的,正如春与秋,夏与冬,利与势、吉与四,米岗说一下,五行相生,有生出、生入之别,生出,有发注、传变、转化、消、学人注:沈前聚从四时的角度来论述生克之理,那人在这里从另外一个角度子平格周命技元例【上】于元E1就要求财星一定要有强根,而且还要有食伤化泄劫刃而生财,如此才可以成为一种较好的八字格局,虽然不如建禄格可以取费,但也可以使人致富。若然不满足这两个条件,则阳刃与财星相战克,就不成格周了。例如某男命:比印甲午阳刃重重,不见官杀,也无食伤,只有一个申金财星,如此便格不成格,局不成局了。命主自幼无心读书,好勇斗,长大渐成烂仔,申运中不仅不发财,反而惹祸坐了几年牢,出狱后变本加厉,在百金财运中也尽干些愉鸡摸狗,坑蒙务骗的勾当,皮戌运有贪神生财,与人合伙开餐馆,发了几年小财。不发大财的原因,是午戊合火,皮土不全是食神的缘故。学人注:刃格用财,织有食伤转生,若局中组合不利,使命主得不到财,还是不能发富,黄先生举的命例即是如此,戊戌运赚了点钱,是由于运收众劫归库,使其不夺财之故。十七、论干支原文:天地之间,一气而己,惟有动静,遂分阴阳。有老少,遂分四象。老者极动静之时,是为太阳太阴:少者初动初静之际,是为少阴少阳。有是四象,而五行具于其中矣。水者,太阴也:火者,太阳也;木者,少阳也:金者,少明也:土者,阴阳老少、木火金水冲气所结也。解读:天地万物都是由一种“州”构成的。万物有动静之分,此气便有阴阳之别。阴阳又分老少,于是便成四象。哪四象呢?动到极端和静到极端的时候。均为老,其中动之极者为太阳(也叫老阳),静之极者为太阴(也叫老阴);而初动与初静之时则为少,其中以初动者为少阳,初静者为少阴。太阳、太阴、少阳、少阴这四象,其实也就是阴阳的进一步分化,正如金木水火土五行也是阴阳的进一步分化一样。也就是说,四象之中包含着五行,火为太阳,水为太阴,木为少阳,金为少阴,士则包着五行杂气,所谓土生万物嘛。学人注:对于五行之性质,古人也有简单的解释:木—首直:能周能伸之意。以德言之,木为发生之性。木者,触也,阳气触动。冒地而生,一炎上:阴附于阳为火,为气,主升.阳在上,阴在下,煅燃盛而变化万物一称穗:包育之母,流透贯彻,无所不在,水火之所寄,金木之所资,为万物家。居中而真四方,一体而载万类。土者,吐也,将生者出,将死者归,含吐万物,金一从革:一从革而不能自反也。金者,禁也,阴气始禁止,万物而收敛。润也,阴气渍润,任养万物,永—润下:阳陷于阴为水,其为气也,主降,其德,为贞静之体。其为言,原文:有是五行,何以又有十干十二支乎?盖有阴阳,因生五行,面五行之中,各有阴阳。即以木论,甲乙者,木之阴阳也。甲者,乙之气:乙者,甲之质,在天为生气,而流行于万物者,甲也:在地为万物,而承兹生气者,乙也。又细分之,生气之散布者,甲之甲,而生气之凝成者,甲之乙:万木之所-91-以有枝叶者,乙之甲,而万木之枝枝叶叶者,乙之乙它。方其为甲,而乙之气已备:及其为乙,而甲之质乃。有是甲乙,而木之阴阳具矣。解读:有了五行,为什么又有十天干和十二地变呢?因为有了阴阳,就会有进一步分化的五行,而五行之中又有阴阳之分,所以呢,同样是木,也有阳木与阴木之分,同样是金,也有阳金与阴金之分等等。木之所以分甲乙,就是为了体现木的阴阳。甲木,是乙木的气,乙木呢则是甲木的质,甲木相当于人的精气神,是物质,气是物质场。万木的花叶就是甲,而其枝干则是乙,甲是乙所表现出来乙木相当于人的肉体,质是静志的,是物质:气是动态的,是能量,或者说,质的生气或生机,乙是甲所依靠的本体和养源,阴生阳,阳生阴,阴阳相生,没有穷尽,甲木刚刚诞生,其中就有了乙木之质:乙木将格或形,其中就有了甲木之气.有了这甲和乙,木的阴阳也就具备了,当尴,甲还可以生甲,这生出来的甲里面又有乙,是为甲之乙:乙也可以再生乙,这生出来的乙里面又有甲,谢之乙之甲,正如树木生枝叶,枝叶又再生枝叶,生生不已,学人注:此段沈前辈主要旨在说明阴阳互根之理,阳干为五行之气,阴干为五行之质:阳干象天之气,故天一生壬水,阴干象地之质,故地六类成之,原文:何以复有寅卯者,又与甲乙分阴阳天地而言之者也,以甲乙而分刚阳,则甲为阳,乙为阴,木之行于天而为阴阳者也,以寅卯而阴阳,则寅为阳,卯为阴,木之存乎地而为阴阳者也。以甲乙寅卯而统分阴阳,则甲乙为阳卯为阴,木之在天成象而在地成形者也,甲乙行乎天,而寅卯受之:卯存乎地,而甲乙施焉,是故甲乙如官长,寅卯如该管地方。甲禄于寅,乙禄于卯,如府官之在郡,县官之在邑,而各可一月之令也,解读:既然甲乙已然具各了朗阳。为什么还要有寅卯呢?这寅卯啊,又与甲乙是一对阴阳。甲乙是天干,是在天流行之生气,为阳:寅卯是地支,为在地成形之物质,为阴。甲乙是阳中的阴阳,寅卯是阴中的阴阳,以寅卯为阴阳时,则寅木为阳,卯木为丽,甲乙之气在天周流不息,寅卯之质在地承受其气,这叫“阳施阴受,阴阳交,阴阳化生,万物乃成,”所以啊,甲乙木犹如长官,寅卯木則是其所管辖的地方。甲乙木是北京市长,寅卯木就是北京市。甲木在寅与乙木在卯,正如市长在市府,县长在县贺,各自在各自的地盘上当政施令,当寅卯木为月令时,就相当于市长在其任期内。学人注:这段文名中值得注意的是“甲禄于寅,乙禄于卯,如府官之在,县官之在邑”,说明寅乃甲之领地而非乙之领地,卯属乙的地盘而非甲之所在。那么,甲见卯、乙见寅,则非其根源,类同面质不同。乙?寅卯在地,放止而不迁。甲易,月必建寅;乙承进易,月必建印,以原文:甲乙在天,故动而不用。建實之月,岂必当甲?建卯之月,岂必当气面论,甲旺于乙:以质而论,乙坚于甲,而俗书谬论,以甲为大林,盛而宜斩,乙为微菌,而英伤,可为不知阴阳之理者矣。解读:甲木是天地万物之间的流行之气,所以它总是变动不居。即使是在寅月之内,也不是天天都是甲木当令主事的,其中的内火与皮土也有当令主事的时织:即使是卯木当令,也不是每天都是乙木主事,甲木也有其作用的啊,寅卯木在地,是物质的,相对于甲乙木而言是静止不动的。甲木之气然变动不息,但是流动不息的,作为其根基的卯木在惊垫后的一月之内也是没有什么变化的,所.91-子平格局合法元例【上】申辰水七条以最力强根,又得辛金之生,能够制伏阳刃,故而命主大贵.阳刃格倘若杀星太轻,便会失去贵气,如某男命:一杀壬一比日丙枭甲午辰午八字有两重阳刃,却只有一个虚浮无根的壬水七杀,且无财生,其力不足以制伏阳刃,故命主学业不遂,事业无成,钱财不聚,婚姆不定,以在路边摆地摊为生。学人注:沈前聚说“官杀藏而不露,或露而根浅,其贵也小”,此说不尽然.如一男命:干壬壬壬甲午子子辰月日皆刃,但杀在时支,不但不透,还受甲制,但命主却位高权重,其理为?何?辰虽不透,但其有库之作用,收尽阳刃为我所用也。原文:然亦有官杀制刃带伤食而贵者,何也?或是印护,或是杀太重而裁损之,官杀轻而取清之,如穆同知命,甲午、癸酉、庚寅、戊寅,癸水伤寅午之官,而戊以合之,所谓印护也。如贸平章命,甲寅、庚午、戊申、甲寅,杀两透而根太重,食以制之,所谓损也。如丙戊、丁酉、庚申、壬午,官杀意出,而壬合丁官,杀纯而不杂。况阳刃之格,利于留杀,所谓取清也。解读,虽然说阳刃格的官杀不宜被食伤制伏,但是也有阳刃格带食伤而富贵的。为什么呢?只有如下两个原因:或是有印星保护官杀,见了食伤也无妨:或是官杀太重,需要以食伤损育杀,或者是取清官杀,以免育杀混杂。如穆同知命:财甲伤吴日印戊午西寅寅月令阳刃,得年支午火官星制之,月干奕水有破官损格之危险,再有戊土与之相合,使官星得到凸,这就是以印护官的组合,格成而贵,又如贾平章命!杀食杀甲寅一庚午汉速甲寅年时两透七杀,杀星太重,喜食透载减七杀,这就是阳刃格虽带食伤也不减其贵的八字组合。一再如下面这个八字:杀官丁百-日庚戌申-食壬午丙丁官杀齐透天干,丁壬一合,去官留杀,格局反清,故而也贵。一位阳刃格最喜七杀,所谓“逢刃看杀”哪,合官留杀就是很好的组合啊,这也叫取清。学人注:沈前辈在这里对这几个命例的解说似乎有误。如穆造,癸水之伤在干,寅午之官在支,两者之间因组合的关系并无感应(要说有,也是癸水生甲木,甲木生午火言屋,反为官之源),那么皮合癸并不是以印护官而取贵的,所以虽·9.格局祛无钥【上】然此造之贵是由于合之因,假并非沈广攀所言之理。午言制西刃,成买合是将伤言并被制的百刃合为我用,刃有制则是权柄:午官有用,得寅中甲透生之。又因寅午之合归为我用,所谓“逢官而看财,见财而富贵”,这才是贵命之因。生,而非以杀制刃。甲木透干,本为格局新忌,因是阳刃倒戈,妙在中中庚透.又如贾造,年月皮土一般不作刃看,而以印论,那么寅年之半合乃是杀印相七杀得制,所谓“己夏产,驾庚辛为贵论”是也。得壬水合为我用,方为确论,而非沈前辈所说的合官留杀之理,读者宜细思,丙戌一造,专禄月刃的饱禄堂,午皮中的丁官透干制刃,既借丙之光辉,又原文:其于丙生午月,内藏己土,可以克水,尤宜带财佩印。着戊生午月,干透丙火,支会火局,则化刃为印,或官或杀,透则去刃存印,其格愈清。俱或财杀并透露,则犯去印存杀之恩,不作生杀制杀之例,富贵两空矣。解读:丙火生于午月的阳刃格,由于午火中藏有己土伤官,可以克育,所以这种八字就更加要带财配印,防止己土伤官坏格.若是戊土生于午月,天干透出丙火,地支又会火局,则将午火阳刃化作了印星,这时或有或有杀透露,便成了印赖杀生格,其格更清。倘着财杀二星并透,则财星坏印生杀,既破了阳刃用杀格,又破了印赖杀生格,命主就难望富贵了,沈氏在此指出了戊日午月阳刃格的特殊性,那就是午火中不仅有己土阳刃,还有丁火印星,也就是说戊日午月还可以作印格来论命,本宋阳刃格和建禄格都是属于月令没有用神的外格,因为月令没有用神,所以这两种格局的人一般都不能享受到父母的福荫,《四言独步》里的“月令建禄,难招祖屋”一句即是此意,但是,戊日午月的阳刃格却不同,因为午火是日元戊土的印星,因此古人一般都将其视为印格,条件是命局火多,如《喜忌篇)中就说:“戊日午月,勿作刃看,岁时火多,却为印绶,“沈氏也认为,必须在天干透火,地支会火的条件下,才将戊日午月的阳刃格作印格看1其实,据笔者研究,即使是天于不透火,地支不会火,戊日午月的阳刃格也可以作印格论命,我们不妨看看下面这个男命;食庚日戊子卯戊日午月,天干不透火,地支不会火,按说不能作印格看。然而,命主出生于官像家庭,父母为知识分子,命主本人学业优秀,大学本科毕业,父母还有房子留给命主,这一切却是印格所显示的信息啊,阳刃格是极少会这样的。伤存官,其理似简单,但也要看具体情况,若己土不透,不碍官星,此时就不宜学人注:丙生午月,官杀制刃又带财则是财滋制杀或官得财生,佩印则是去有印,午月戊土当作印论,官录用于生印,所谓“迹印看官”是也,不过午中己土透干,则印化为劫,当以刃论,此时的官杀则是制刃之用。黄先生举的命例,己土透干,乙言制刃合食,去劫得印,并不是单纯的印格就有如此之应。比建禄月劫,可以取责,亦可就富,不然,则刃与财相搏,不成局矣。原文:更着阳刃用财,格所不喜,然财根深而用伤食,以转刃生财,虽不解读:如果阳刃格没有官杀,只有财星可用,这是用刃格所不喜的,为什么呢?因为既然月令是阳刃,那么财屋在月令就一定处于死绝之地,这样财星就处于受比勃克制的状态,也就不是一种很好的组合,正如与羊的组合。这种组合子格周命光朝【上】(按:甲水宜通根,喜土培、水润)断就栋梁金得用,化成灰炭火为灾。(:所谓“梁栋材,求斧金为友",也有谓“虎马犬乡,甲来笑灭”、“南木飞灰而脱体”)盘然块物无机事,一任春秋自往来。(按:(满)书“地润天和,植立千古”即此也。)乙木根茨种得深,只宜阳地不宜阴。(按:东南为阳,西北为阴,乙木生午禄卯旺寅,病子死亥绝西故)漂浮最怕多逢水,刻断何当苦用金。(按:前半句与“虚湿之地,骑马亦忧”有异曲同工之妙,后半句乃是“阳。金利刃限制多”、“甲乙遇金强,魂归西兑”)南去火炎灾不浅,西行土重祸犹侵。(按:只是“南去”而不至于“火炎”的话,还没什么,可是火太重的话,则是“阴木运到巳言,多被買风吹折;到离位,烟灭冰”、南木飞灰而脱体”:至于“西行土重”则是财觉杀而政身矣)部栋梁不是连根木,辨别工夫好用心。(按:“栋梁”者,甲木也,虽说“不是连根木”,但毕竟也有“藤萝系甲,可春可秋”之喜)丙火明明一太阳,原从正大立網常。洪光不独千里,巨焰能追八荒,(按:《滴)书有“丙火蓝烈,欺霜侮雪”之说)出世肯为浮木子,传生不作湿泥娘。(技:乙木“怀丁拖丙”的时候则可“跨风乘”,“不作湿泥娘”者,湿土海其光也,所(滴》书也说“土众成慈”)江湖死水安能克,惟怕成林木作殃。光是照射不进森里的)(按:(》/说“水猖显节”,《醉醒子》云“太阳火恩林木为仇”,太阳丁火其形一烛灯,太阳相见夺光明。(按:所博“丁媒暗丙”,遇丙夺其光则丁火不明也)得时能化千斤铁,失令难烙一寸金。木则终其光秋冬丁火尤爱甲木故)(技:因其“内性昭融”,所以“火长夏天金选选,富有千钟”:但“火无虽少干柴尤可引,纵多湿木不能生。可叶不艺态,有时可指乙木。所以“如有母其间衰旺当分晓,旺比一炉衰一菜。戊土城墙堤岸同,振江河海要根重。必须有根才有堤岸之功)(技:(滴)书“戊土固重,既中且正”,这里将戊土比作城墙、堤岸,但柱中带合形还壮,日下乘虚势必剧,于格命光【上】《演》书“君在坤,冲宜静(按:“带合”者,见要水也,“形还壮”者,有文明之象。后半句,则是力不胜金漏,功成安用木疏透。甲为忌)(按:戊土不得时而党众少时不喜金多盗汁,巳午月戊土是为“功成”,见平生最爱东南储,身旺东南健失中。己土田园属四维,坤深为万物之基。(按:“坤深",即土厚之意)水金旺处身还弱,火土功成局最奇。(按:金多则土虚,水盛则土唐,“土反被水相欺”是也)失令岂能埋载,得时方可用磁基漫夸印旺兼多合,不遇刑冲不宜。(按:“印旺”即火盛,“多合”即甲木多,木火太多则是“之剥之为奇”).庚金顽钝性偶刚。火制功成怕火乡。夏产东南过吸炼。秋生西北亦光芒,(按:“火制成功”指秋庚,已经过夏火的炼。喜水不喜火)水深反见饱相克,木旺能令我自伤。(按:前半句指金水众则沉,后半句指“春不容金”,木能使金缺)戊已干支重遇土,不逢冲破即埋藏,(按:“阳金最爱土包藏型,但不宜“埋威”,土重逢冲则松,金得以出现)辛金珠玉性虚灵,最爱阳和步水溃。(按:阳和,指閃火暖之,方水清,指己土与壬水不并见,各得其用)成就不劳炎火煅,资扶偏爱湿泥生。(按:成就,指的是申西月;湿泥,即是已土)木多火旺宜西北,水冷金寒要丙丁。坐禄通根身旺地,何愁厚土没其形。壬水汪洋井百川,漫流天下总无边,(按:《滴》书也有“通根透癸,冲天奔地”之说)干支多聚成漂荡,火土重逢膜本源。(按:水众得土,不至漂荡也,土必要火为源)养性结胎须未午,长生归禄属坤干。(按:坤即是申,千即是)身强原自无财禄,西北行程厄少年。(按:壬水冬生无火土,运走西之则是太过)癸水应非雨露么,根道真子即江河,柱无坤坎身还剥,局有财官不尚多,(按:坤坎,即是中子。癸水有气则不畏财官)申子辰全成上格,午寅戌各要中和,(按:得成“润下”之格,成而无破方为“上格”。支成火局,要么化火、子鹅合法咒朝【上】生巳月,已中有戊土宜星,哪里还是什么刑合格呢?学人注,“合格*也是子平命法中“钩发向从中的“向实习二的联格方法与“冲格”、飞天禄马”等格同,但月令有可取以为用的十神,必另寻他格也。